佛教收藏网
当前位置: 佛教收藏网 > 收藏课堂 > 造像法式 > >

简介经变画以及经变画的定式

造像法式 发布:2014-01-06
  
 

     经变图是描绘佛经内容或佛传故事的图画。又称经变画、佛经变相图。

    经变画取材多与当时流传的佛经有关,如南北朝时代的经变多采自小乘经典,宣扬自我牺牲的精神,呈现朴拙的风格,内容以本生经变相、佛传故事居多;隋唐以后,大乘思想盛行,诸师更创新义、立新派,以致其内容富于变化,常见有维摩诘经变、本行经变、金刚经变、金光明经变等类,也就是说,任何一部经典都可以以绘画的形式表现出来,达到宣传经典教义的目的,尤其在古时文人稀少的情况下经变画在宣传佛教经典教义上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经变画为中国美术史上相当特殊的创作也是中国佛画的特色之作。唐代张彦远所著‘历代名画记’卷三之长安慈恩寺条:“塔北殿前牕间,吴画菩萨;殿内,杨庭光画经变。”为例,种类甚多。例如:维摩变、千钵文殊、金刚经变、本行经变、弥勒变、华严变、除灾患变、法华变、日藏月藏变、业报差别变,十轮经变、药师变、宝积经变、楞严经变相、智度论色偈变等。诸书中以‘历代名画记’所存有关经变记事最多。除散见于诸书记载外,现尚存诸多遗品。

    经变画构图场面宏大,主次分明,极其适合绘制于中国佛殿,其装饰美学作用极强,感染力也极强。构图一般都是以世尊说法或经典主尊为构图中心,中间首先呈现如来说法时的宏大场面。四周再以连环画的形式表现其经典内容,内容间没有明显分段,以景物云气连接为一体,经典内容处于观赏的次要地位。主尊成为供养的对象。四周细部是大众慢慢对经典去了解的部分。其构图方式作为定式一直延续到清代。

    一般而言,经变多以壁画表现,作为大殿装修和陈列的必要部分。此风至唐代尤盛。另外,亦有立体雕塑表现者。两宋以后,则多绘于缂丝、绣像、绢画上。至于文献方面,则以《历代名画记》所存有关经变之记事最丰,其他除散见于诸书外,尚有若干遗品现存。兹依古籍所载,略述经变之类别及处所如次∶

   (1)维摩变∶由晋代顾恺之首创,以《维摩诘所说经》为所依经典。在长安荐福寺净土院西廊菩提院、安国寺大佛殿、定水寺殿内东壁,以及洛阳敬爱寺东禅院大殿东西面、圣慈寺西北禅院、益州大圣慈寺东廊、平康坊菩萨寺之佛殿内槽东壁,分别有吴道子、弥尚子、刘行臣、杨庭光、洪度等人所绘此类作品。现存遗品有敦煌千佛洞第一、五十二、七十四、八十四、一一七、一四九窟的维摩、文殊论法壁画,以及山西龙门古阳洞之浮雕、日本奈良县法隆寺五重塔内之维摩文殊论法的塑像。

    一般定式为文殊问疾,维摩诘说法,天女散花,丈室容无量狮子座等故事情节组成。历代名作颇多。

 

                      维摩诘演教图      李公麟(传)

 

                                 文殊问疾

                              天女散花      维摩诘说法

 

    (2)千钵文殊∶据《历代名画记》卷三所载,长安慈恩寺塔西壁有尉迟乙僧所画千钵文殊。此变相图可能系根据《大乘瑜伽金刚性海曼殊室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所说而画。遗品有敦煌千佛洞第六、七十二窟的壁画及画轴。有名塑像有五台山显通寺和山西太原崇善寺。绘画作品稀有名作。

    一般定式:具千手如千手观音,千手中有千钵,千钵中各化现释迦如来像。

 

                       敦煌014窟壁画  

    (3)净土经变∶一般指西方净土变,又称西方变、极乐世界。创始于南北朝,至唐代盛行,所根据的经典有《观无量寿经》、《无量寿经》、《阿弥陀经》等。在长安光宅寺东菩提院、兴唐寺净土院小殿内西壁、云花寺小佛殿、安国寺大佛殿内西壁、赵景公寺三阶院四廊,以及洛阳大云寺佛殿、敬爱寺大殿内西壁、昭成寺香炉两头皆绘有此变相图,乃分别出自尹琳、吴道子、赵武端、尉迟乙僧、刘阿祖、程逊、范长寿等人之手笔。遗品有敦煌千佛洞第八、十四、十九B、三十一、三十三、三十四、四十四、五十一E、五十三B、七十、一一四窟的壁画与画轴,日本法隆寺壁画、当麻曼荼罗等画轴,又,四川成都万佛寺出土的石刻品中,有南朝宋文帝元嘉二年(425)的净土变浮雕。

    一般定式:极乐世界各种庄严境界。中间阿弥陀佛,佛左观世音菩萨,右边大势至菩萨。旁边无量菩萨天人围绕。背景为宝楼阁,宝树,天空有阿弥陀佛化佛及化菩萨;飞天供养,天乐,嘉陵频伽共命之鸟等。下为八功德水水池,中有莲花,莲花中有化生的念佛圣众。水池以及甬道有七宝栏栒。下有鹦鹉,孔雀,舍利,嘉陵频伽,共命鸟,仙鹤等化生鸟。四周绘《观无量寿经》十六观。

      

              极乐净土变        榆林第二十五窟  中唐

 

                     观无量寿经经变

  

                 河北正定隆兴寺壁画极乐圣境图 明代

 

                       日本当麻曼荼罗 观无量寿经

 

    (4)金刚经变∶据《历代名画记》卷三〈长安净土院〉条载,吴道子于院内次北廊向东塔院内西壁画金刚变,于次南廊画金刚经变及郗后等,并自题。此图或系依《金刚般若经》而画。

     一般定式:中绘释迦世尊,旁边文殊普贤二菩萨,旁边可以随意而画四天王,八部众,六菩萨(与而菩萨合称八菩萨),十大弟子(包括佛两边左迦叶右阿难陀)八大金刚,飞天供养等众。下绘长老须菩提跪请问经。

    

           金刚经首            唐咸通刻本

    (5)金光明经变∶据《历代名画记》卷三叙述,在长安净土院小殿内东南角,有吴道子之弟子李生所画金光明经变。遗品为见于敦煌千佛洞第一三五窟之壁画、日本法隆寺金堂玉虫厨子之密陀绘等之投身饿虎图,此系依《金光明经》〈舍身品〉而画之经变。

 

          金光明经佛会       明代木板版画

 

    (6)本行经变∶据《历代名画记》卷三所述,在长安菩提寺佛殿东壁、化度寺、大云寺塔外边四面,以及洛阳圣慈寺西北禅院有本行经变,乃董谔、杨廷光、杨仙乔、杨契丹、程逊等人所画。此等或许是基于《佛本行经》或《佛本行集经》等,图示佛传或佛本生谭的作品。另外,元开的《唐大和上东征传》记载,余姚郡育王塔四面分别绘有萨埵王子变、舍眼变、出脑变及救鸽变。吴越·钱弘俶的八万四千塔,铸有尸毗王、慈力王、萨埵王子、月光王之本生,敦煌千佛洞第十七B窟的降魔图、第六十三、一三八窟的六师外道降伏图壁画,山西云冈石窟第六窟的佛传图浮雕等,均为与本生或佛传有关的经变。

    有关释迦世尊作菩萨以及成佛后种种故事。一般中间依然做释迦说法图以及各大圣众,旁边绘制如来及菩萨故事。

    

           本圣经燃灯佛授记释迦文佛图    宋代

 

    (7)弥勒变∶又名龙华会上;龙华三会;弥勒说法图。依《历代名画记》卷三载,长安西塔院有韩干画弥勒下生变,细小稠闹。同书卷八〈隋代董伯仁〉条又谓,周明帝畋游图、杂画台阁样、弥勒变、弘农田家图、隋文帝上厩名马图,代代相传。此类变相图可视为根据《弥勒下生经》的龙华会图,或根据《弥勒上生经》的兜率天宫图等。敦煌出土的画幅中,有下生图遗品。

    一般定式:中间为弥勒佛,一般两腿下垂,手做说法印。旁边两大弟子(一切诸佛皆有如阿难迦叶一老一少两弟子)二菩萨各圣众,与释迦说法图无二。下方两边绘制帝王出家以及王后出家二场面。

          

            弥勒初会图    榆林窟第二十五窟  中唐

   

                     弥勒经变

 

    (8)华严变∶创于唐高宗、武后时,以新译《华严经》为蓝本,历代艺术家依此经内容,创作出毗卢遮那佛(或称卢舍那佛)像、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图、华藏世界海(或称华藏刹海,指毗卢遮那佛的净土)图、华严经七处九会(指释迦世尊演说《华严经》的处所及次数)图四种题材,然一般所谓的华严经变相,盖指后二者。在唐代长安懿德寺中三门、洛阳敬爱寺西禅院及山亭院等均有此变相壁画;唐大荐福寺故寺主翻经大德法藏和尚传及《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第九十一》所载唐刘禹锡之毗卢遮那佛华藏世界图赞序之记载,知唐代法藏及澄观之门人嗣肇等,皆曾依新译华严经七处九会之说,描写成图相。此等图相皆色彩华丽,构图广大,描法精细,然今皆不传。唯敦煌千佛洞第八、第一○二、第一一七、第一一八、第一六八诸窟,存七处九会之壁画变相数种。宋代李公麟、元代许择山、明代万寿祺等人亦绘有此类作品。于敦煌千佛洞第八、一0二、一一七、一一八F、一六八窟的华严七处九会图壁画是其重要遗品,另外,在四川大足石窟内有此经变的立体石雕。

    一般定式:释迦如来或毗卢遮那佛为中间,旁边文殊普贤二菩萨,旁边绘制十大弟子或十六罗汉,八大菩萨,十二圆觉,八部众,二十诸天,四天王,六道等众随画面而尽力安排,努力呈现此世间一切圣众。绘制毗卢遮那佛为中央主尊时更要完备,下绘香水海四部洲铁围山等一切胜境俱在一大莲花中。

 

             华严会上图   李镇京 韩国现代

         

                毗卢遮那佛会     高丽佛画

    (9)除灾患变∶依《历代名画记》卷三所载,洛阳天宫寺三门有吴道子画除灾患变。此当系根据《除恐灾患经》之经变。

    一般定式:释迦世尊说法,娑婆世界圣众围绕。前绘阿阇世王问法或奈女问法。旁绘除祸患经故事。

    (10)法华变∶在南北朝时已有流传,其内容取材以《法华经》之〈化城喻品〉、〈见宝塔品〉、〈如来寿量品〉、〈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普贤菩萨劝发品〉等为最常见。其中,〈见宝塔品〉多表现于南北朝初期的塑像;〈化城喻品〉、〈如来寿量品〉、〈普贤菩萨劝发品〉多表现于唐代的寺壁或绢画中;〈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则在唐代以后盛行。遗品有敦煌千佛洞第七十四、八十一、一一七、一二0F、一六八窟的壁画及其他。另外,《历代名画记》卷三叙述洛阳敬爱寺大殿内,有刘茂德画法华太子变。此图是否属《法华经》之经变则不详。历代名画记’卷八,隋代展子虔条:“法华变白麻纸、(中略)朱买臣覆水图,并代代相传。”遗品有敦煌千佛洞,第七十四、八十一、一一七、一二○F、窟之壁画以及其他。

    一般定式:依然以释迦世尊圣众为中央主景,旁边绘制法华经故事如比喻品,普门品,见宝塔品,等等。

             

                    五代 法华经 莫61 南壁

               

                               法华经变局部

    法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一般定式:中绘珞珈山水月观音,两边绘制护法韦陀,善财童子紫竹鹦鹉等。下绘海水龙王龙女等。旁边随念绘制《救八难》《三十二应》(出法华经普门品)《三十三应》(出楞严经)等。

   

                        法华经普门品

 

             普门品三十二应    李镇京 现代韩国

           普门品经首版画            明代

 

 

    (11)日藏月藏变∶据《历代名画记》卷三所载,吴道子于开元十年(722),在洛阳敬爱寺禅院内西廊描日藏月藏经变及业报差别变。其(中门)日藏月藏经变有病龙。此变相图当与《大方等大集经》之〈日藏分〉及〈月藏分〉有关,而病龙当系〈日藏分·三归济龙品〉之所说者。

    (12)业报差别变∶见于上项所引《历代名画记》卷三之叙述。此当系依据《佛为首伽长者说业报差别经》之经变。

    一般定式:中绘释迦世尊说法,十大弟子二菩萨四天王八部众圣众围绕。旁绘各种因果报应。

    (13)地藏菩萨十轮经变∶依《历代名画记》卷三载,武静藏于洛阳敬爱寺东禅院殿内描十轮变,又于殿内则天真、山亭院画十轮经变、华严经。此系根据《地藏十轮经》等之经变,而敦煌千佛洞出土等之地藏十轮图,可能是源自此经变所转变成者。

    一般定式:中绘地藏菩萨,两边绘制无毒鬼王道明和尚(后期绘闵长者道明和尚)旁列十大阎罗,牛头马面,捷疾使者,各判司掌薄,王妹等。

           

                地藏十王图  五代

     

              地藏十王   高丽佛画

  

            地藏菩萨佛帧        李镇京  现代韩国

 

   佛说阎罗王授记四众预修生七往生净土经      唐  

    (14)药师变∶《历代名画记》卷三谓,程逊在洛阳昭成寺之香炉两头,画净土变、药师变。此为与《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等所载药师如来有关之经变。遗品有敦煌出土之画轴等。

 

               广胜上寺壁画药师佛经变   元代 大都会艺术馆藏

 

    一般定式:中绘药师如来,两旁绘制日月二菩萨,以及药师八大菩萨;旁列十二夜叉大将。背景为宝树,空中化佛,飞天供养,药师七如来等。

              广胜下寺药师佛经变   纳尔逊博物馆藏

    

              药师佛十二药叉大将   古代韩国绢画

    (15)宝积经变∶《历代名画记》卷七〈梁儒童〉条有谓,释迦会图、宝积经变,代代相传。此恐系旧《宝积经》(《大宝积经》〈普明菩萨会〉)之经变。

    (16)楞严经变相∶据宋代黄休复《茅亭客谈》卷十〈小童处士〉条所述,宋以前有张、杜二人善画佛像、罗汉,有童君与前辈不相上下,其曾在海云山寺画慈氏如来、十六罗汉,于大圣慈寺三学院画楞严经变。

    (17)楞伽变相∶《景德传灯录》卷三〈弘忍传〉云(大正51·222c)∶‘其壁本欲令处士卢珍绘楞伽变相。’此当系依《楞伽经》而绘之经变。

    (18)文殊变普贤变。

一般绘制于大殿两侧作为文殊菩萨像和普贤菩萨像的补充。主要分别绘文殊普贤二菩萨骑狮子六牙白象,各有眷属围绕。并有西域装扮的狮奴象奴。

      

   

            榆林窟三窟文殊变与普贤变

   (19)千手观音变:出自《千手千眼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

一般定式:中绘千手观音,旁边绘制大吉祥 婆薮仙以及二十八部众眷属。

   (20)炽盛光九曜变:出《佛说大威德金轮佛顶炽盛光如来消除一切灾难陀罗尼经》宋代东京大相国寺大殿左壁绘有炽盛光佛降九曜;四川古寺笔寿宁院佛殿内四壁有孙知微画炽盛光九曜;四川大圣觉寺、圣兴寺也有杨元真所画炽盛光佛九曜二十八宿;京郊观音院有炽盛光佛九曜变相;内府中也藏有炽盛光九曜位置小本(即画样);以及孙仁、朱繇所画炽盛光佛。

    一般定式:中绘炽盛光佛于大牛车上,旁列九曜星君,随力而绘七星,二十八宿,十二宫,等各大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