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change(type,content,nums,id,css1,css2) { for(var i=0;i
当前位置: 佛教收藏网 > 收藏课堂 > 学术交流 > >

永乐宫壁画-兴化寺壁画—万圣观壁画—广胜寺壁

学术交流 发布:2014-01-06
  
 山西省是地上文物最多的省份,遗存古代建筑数量全国第一。由于此种原因山西境内遗留了大量的宗教泥塑和大量宗教壁画,自唐代到清代都有。研究中国美术史的很少提及。以至于一说起雕塑绘画最高水平则局限于唐代,似乎唐代以后决我精品。如果仔细考察山西古代遗存,那就会使你改变你以前所学到的美术知识。山西的宗教美术,可以概括整个中国美术史的全部。中国的人物绘画史可以说就是整个宗教绘画史,每个朝代的精品在山西都不乏其例。从唐代的曙光乍现到宋元的高潮突起至明代的夕阳西下。山西的寺庙宫观壁画就能如此系统的概括出来这个清楚的发展脉络。    唐代重彩富丽,场面宏大,线条稚嫩。宋元的雄健豪迈,设色单一突出线条。明代壁画转为卷轴,细腻繁琐。清代巨匠全无,技艺已陨。    元代壁画是壁画艺术消失前的最后一抹灿烂。他继承着宋代的画风,线条挺健注重豪迈洒脱的气质而富于内敛,毫无野逸之气。事情往往如此,发展到最高峰的时候也就是他气数已尽的日子。就如同唐以后无诗,宋以后无词,元以后无曲一样。元代兴起的西域绘画风气在山西境内还影响颇小。依然保留的是我大汉之风,依然是汉家佛画源流。    每一个出色的壁画名作无疑不被打上吴道子的烙印,如同是一个字号或品牌。延续的是自唐到宋元时期的传承和发展,元代中原壁画的优秀作品,无疑是中原壁画发展的最高期,其辉煌是可以眼见的,它还大部分保留在了山西,以及被倒卖出去的保存在世界的各大博物馆中。    永乐宫的壁画让看到他的人震惊和痴迷。让你相信吴道子当时一笔下去全城惊呼的场景并不虚妄!永乐宫壁画的作者是谁成为了永远的一个谜,因为题记部分被毁坏。遗存的题记有争议,人们一直提到那作者是马君祥,朱好古 张伯渊及其徒众。也许那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在三清殿内原来三清塑像背后的扇面墙内侧的云气壁画上,有“河南府洛京勾山马君祥、长男马七待诏把作正殿前面七间、东山四间、殿内斗心东面一半、正尊云气五间。泰定二年六月工笔(毕)。门人王秀先、王二侍诏、赵侍诏、马十一待诏、马十二待诏、马十三待诏、范待诏、说待诏、方待诏、赵待诏”,“河南府勾山马七侍诏正尊五间,六月日工毕云气”的铭记。据此有人说马君祥只是彩画师,这个说法有失偏颇。因为画匠作也同时担任彩画作和壁画作。纯阳殿壁画完成于至正十八年(公元1358年),是朱好古的门人张遵礼李弘宜、王椿带领人完成的。有人说三清殿壁画就是朱好古所为也有失偏颇。              万圣观地母元君与永乐宫地母元君比较 
                 万圣观天蓬大帅与永乐宫天蓬比较    可以确切说是朱好古之作的壁画只有山西稷山汾南小宁村的兴化寺壁画。兴化寺后殿北墙上有:“襄陵绘画待诏朱好古、门人张伯渊,时大元国岁次庚申仲秋蓂生十四叶工毕(1320年)”题记。兴化寺已是片瓦无存。如今的兴化寺壁画一处保存在安大略博物馆的《弥勒的净土》以及故宫博物院保和殿西庑(现绘画馆内)南端的《过去七佛》。兴化寺壁画大约是唐代以后佛寺壁画中最好的作品,其绘画水平可以说是宋元传世人物画作品的上品。             安大略博物馆收藏兴化寺《弥勒的净土》 元 朱好古及徒众绘制                          藏故宫博物院兴化寺《七佛》之一    元代壁画保存在山西的还有伟大的永乐宫壁画,稷山汾北马村青龙寺壁画,广胜寺壁画,广胜寺水神庙壁画。看到这几处壁画后,不由让人感慨:如若不是一人领导所绘就是一个师承关系的画班所为。其师承关系用眼睛都能看的出来!有今人提到了张好古的故乡于是有了“襄陵画派”一说。    朱好古的故乡平阳府的万圣观壁画和永乐宫壁画如出一人之手。虽然万圣观壁画早于永乐宫画。其中师承关系是用画作就可以解释清楚的。完成永乐宫建设的丘处机弟子披云真人宋德方一直在平阳府玄都观校刻道藏,对平阳府内的绘画名家朱好古应有所知,不会不邀来从事这一宏伟工程。同时出现在朱好古家乡的壁画也可以证实是朱氏领导了两地的壁画创作。    永乐宫壁画据研究是两个画班所为,东西壁风格稍微有所差别。于是提到是马君祥和朱好古两个画班所画。如果不是细看,那风格还是基本统一的。他说明了画班之间的传承的共通性。从人物的造型和所用粉本上,如果仔细的研究的话,可以看出永乐宫壁画,万圣观壁画,兴化寺壁画,青龙寺壁画,广胜寺壁画这几铺壁画是一个流派所作。尽管还不能确定就是一个师徒关系的画班所为。就是如此说也不为过。    在这里我们不能不提到张好古这个人物,他是壁画题记中可以看到的一位。画传中无考。中国的画作行都是师徒同做,师父起稿,徒弟和所邀同行一起完成。这样完成的作品风格统一,水平一致。不能说哪一部分是张好古所画哪一部分是他人所做。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一个画班或者一个师传或那就是一个流派的优秀的伟大的作品。这就是所谓的画匠,画史上绝无姓名,但他是中国绘画史上最最浓重的一笔。他会使那些画史上的“名家”逊色不少。        附:平阳府万圣观     康熙《平阳府志?寺观》记载:“襄陵县有万圣观,在县西齐村,元至元初真人郦希诚修炼之处。世祖赐额。”同书《仙释》记载:“襄陵县万圣观道士……今有碑,刘赓撰记。”而更早的成化《山西通志》仅记:“万圣观,在襄陵县西十里,至顺三年建。”     加拿大多伦多市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现藏有两幅中国的道教壁画。这两幅画是20世纪30年代被日本商人盗运出中国并转售给加拿大的,据称原为平阳府某个道观的壁画。(这一壁画曾有宋治平二年重修之文字附记在一起,但这只是盗画者为提高卖价做的手脚,不足为据。)这两幅画分别是道观东西两壁的,东壁高3.17米,长10.26米;西壁高3.20米,长10.37米。其内容集中表现朝元的主要神祇与部属。据观摩过这两幅画的研究者说,壁画十分精美,“两壁仙班形形色色,正是世间朝廷景象。画家把假想的神话人物,活灵活现地呈现在观众的眼前。”         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收买的平阳府某道观(万圣观)壁画 
 朱好古的故乡平阳府万圣观壁画与永乐宫壁画是否一人所绘恐怕从风格上来看无人怀疑
无论从造型看还是饰物的细节上分析,无疑和永乐宫为同一师承关系或同一作者所画
  有研究者将这两幅壁画与襄陵元代著名壁画家朱好古门人所绘的永乐宫壁画相比较,认为永乐宫纯阳殿壁画有至正十八年(1358)的题记,与齐村万圣观重建年代1330年接近,“平阳府襄陵即朱好古之家乡,此一壁画似亦为朱好古或其门徒所绘。故与永乐官壁画在绘画传承上有一定的关系。” 
    附:稷山兴化寺    寺址在山西稷山县西南小宁村。创建于隋开皇十一?年(600)。寺内除前院无壁画外, 中院和后院均有大量壁画。中院南墙原来有七佛像,居中一尊大佛,两旁各有一菩萨侍立,次为二佛像,又次为二菩萨立像,又次为二佛像,又次为二菩萨跪像,又次为二佛像,最后为二菩萨立像。佛像之上各有人首鸟翼的伽陵频伽环绕着。壁画高约3米多,长约30多米。于本世纪20年代被古董商剥离盗卖。现存东西墙上壁画,绘楼台、宫殿、树木、山水等物。后院东西墙上壁画亦已被剥离,现仅存北墙壁画。绘八大天王像,手执器物,诸怪围绕。按墙东隅所题年号, 为元太宗十年(1238)所作。整个壁画连贯呼应,色彩璀璨。佛、菩萨脸面丰满,衣纹稠密。本尊露胸而不偏袒,衣襟不下垂。头光及背光只画一圆圈。佛像均用云作背景。    兴化寺占地十亩,历代乡人保护的都很周全,基本没受到损害。直到民国十五年,大殿破败。山西有个古董奸商,偷偷拆剥下来企图贩买到国外,被北大马衡先生得知,几经劝阻无效,最后以四千块银元买下一部分。“七佛像”高有三米,长十八米,《北大国学门月刊. 考古学专号》中讲:据推断那些璧画是元太宗也就是窝阔台时期的蒙古画师画的,画中的须弥座极为精致,颇似李公麟的白描,头发和背光极简单,背光只画一个圆圈,佛像后均用云作背景,这在现存的佛寺璧画中可谓最好的一种。
    然而马衡花重金买到的也只是一部分,还有两块奸商已提前卖到日本,一块是释迦牟尼沐浴图;另一块释迦牟尼刚从盆中走出,所谓七步生莲图,后来还是周总理得知后以重金从日本人手中买回,转送回稷山博物馆收藏。
 
            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藏稷山兴化寺《弥勒的净土》                 弥勒的净土之国王剃度 菩萨                弥勒净土之肋侍菩萨    附:永乐宫    永乐宫的原址的芮城西南的黄河北岸,相传该地是[八仙]之一吕洞宾的家乡。1959年,修建三门峡水库,将永乐宫整体迁至现址。    宫宇规模宏伟,布局疏朗。除山门外,中轴线上还排列着龙虎殿、三清殿、纯阳殿、重阳殿等四座高大的元代殿宇。这些元代建筑,是中国古建筑中的优秀遗产。殿内均有壁画。    永乐官是全真教的三大祖庭之一,前后营建了近百年才最后完工。永乐宫的修建与宫内壁画的绘制前后延续了一百一十年,几乎与整个元朝共始终,永乐宫的兴建,主要归功于邱处机的两位弟子,宋德芳和潘德冲。宏伟的规模、周密的筹划,使它具有极其丰富的道教艺术遗物,其中宏伟精丽的壁画更使人惊叹。三清殿是永乐官主殿,又称无极殿,面阔七间,深四间,八架椽,单檐五脊顶。前檐中央五间和后檐明间均为隔扇门,其余为墙。北中三间设神坛,其上供奉道教最高神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太上老君,合称为三清。三清塑像令已不存,而壁画保存尚好,只少部分经过后世修补。这一铺壁画是有名的《朝元图》,壁画高4.26米,全长94.68米,总面积为403.34平方米。《朝元图》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
兴化寺壁画中的牡丹
 广胜寺牡丹 
     永乐宫的牡丹    永乐宫三清殿的《朝元图》,它是集中了唐、宋道教绘画精华所形成的巨制。联系唐宋道观壁画的发展,可以了解到其艺术上的渊源。同时联系其先后差不多同时的道观壁画,作进一步比较,更能认识其在艺术上的师承以及影响。
                    永乐宫三清殿朝元图西壁
                              永乐宫三清殿东壁附:广胜寺    洪洞广胜寺寺址在山西省洪洞县城东北霍山南麓。创建于东汉建和元年(147)。分上下两寺和水神庙三处。广胜上寺系明代重建。寺内弥陀殿东壁和扇面墙满布壁画,绘三世佛及诸菩萨众。广胜下寺为元代建筑。后殿内四壁壁画被盗卖出国,藏于美国堪萨斯城纳尔逊艺术馆。山墙上部尚有残存壁画16平方米,画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画工精细,色彩富丽,为建殿时所绘。水神庙主殿明应王殿建于元仁宗延祐六年(1319)。殿内塑水神明应王及其侍者像,四壁满布壁画。壁画题材有祈雨降雨图及历史故事等。南壁东侧所画戏剧演出,生、旦、净、末、丑各种角色齐全,化妆、服装、道具、乐器、幕布、布景、舞台等都很真实。现存壁画13幅,高5米余,总面积近200平方米。         广胜下寺药师佛十二夜叉图          纳尔逊博物馆    壁画构图疏密相间,线条遒劲,重彩平涂。人物神态逼真,刻划细致入微。用色以石青、石绿、朱朱、银朱、土黄等色为主,间有用黑色描绘服饰。画面富丽浑厚,深沉古朴。画壁制作,用黄土、细砂、棉绒和泥抹面,壁面素质无白灰。现在所说广胜寺壁画,实际上是水神庙明应王殿壁画。           广胜下寺壁画中的菩萨   纳尔逊博物馆                                   兴化寺壁画菩萨    安大略博物馆                                  兴化寺菩萨            故宫博物院  附:稷山青龙寺壁画        青龙寺在山西稷山县城西4公里马村西侧。寺居土岗四面辽阔,掩映于枣林之中,别具佳趣。据碑文县志记载唐龙朔二年(公元662年)创建,翌年改今名。元明清各代多次重建、修葺和补绘。现存建筑多为元明遗物。面积约6000余平方米,分前后两进院落,大小殿宇八座。前院有天王殿、偏殿罗汉殿及地藏十王殿(残坏),北向为腰殿弥陀殿(俗称站佛殿);后院有大雄宝殿、东西两厢,大殿两侧各有垛殿,分别供护法、韦驮、祖师及伽蓝。腰殿和大雄殿均为三开间,单檐悬山式屋顶。腰殿元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重修,大雄殿至正十一年(1351年)重修,垛殿亦为元代遗物。各殿塑像皆已不存,唯腰殿与大雄殿内尚存壁画,约185.13平方米。大雄殿有壁画六幅,高2.3米、宽1.2米,内容主要是佛会图,东壁为释迦佛会,两侧画阿难、迦叶二弟子及二菩萨,两隅有护法金刚,上部有华盖飞天;西壁为弥勒佛佛会绘弥勒佛及胁侍菩萨,西南隅为王后剃度东北帝王剃度部分已失去上部绘制嘉陵频伽。大雄殿壁画大部是明洪武十八年(1385年)补绘或重装(据槛窗旁题记),有研究者称唯西南隅少部分为元代作品。因为壁画补绘年代距离初创时间并不太长,也许是绘画匠人流派的关系,或者只是明代只是修补而已,壁画总体保留元代风格还非常明显。腰殿(站佛殿)壁画总体画面高四米,宽七米,为水陆画,内容甚广,有佛教、道教及儒家题材,人物纷繁,栩栩如生。水陆画最晚的题记:绘水陆大殿一座到永乐四年工毕。腰殿壁画东西南三壁为建殿时所作,北壁和扇面墙为明代补绘。壁画以腰殿技巧最精,人物比例适度,色彩浑厚,线条流畅。殿门两侧上部,画有十大明王像。在十大明王的下侧,画有年、月、日、时四值功曹。四值使者的下部绘制水陆法会所超度的对象:历代帝王,历代后妃,历代儒流,历代文臣武将。绘制的代表人物有孔子,李世民,关羽,诸葛亮,苏武,张飞等。腰殿北壁西侧,绘有横死众生像,以及启教阿难和面然鬼王。壁画其他内容大多被破坏,内容不存。壁画部分被盗卖。由于盗卖时被村民发现,经过诉讼,夺回大部分壁画,重新上墙。割取痕迹依然明显,有的后补部分粉碎性伤害,画面不清。    释迦牟尼《释迦说法图》脸型,饰物,佛座已经具有明代风格较多,身形依然如元代的壮硕。弥勒佛说法图       《弥勒说法图》元代风格比较浓,人物造型与兴化寺相似。 水陆画       青龙寺水陆画从年代上分析似乎从元代末年画到了明初。 水陆画             水陆画中的下层部分:历代帝王宫人,将相,儒流等水陆画      水陆画上层部分:十大明王。因为时间早,明王的地位还保持得比较高。 普贤菩萨             释迦说法图中的普贤菩萨明代风格明显             具有元代风格的菩萨头像          元代风格的菩萨像 帝释天           具有元代风格的帝释天     与永乐宫造型类似的月宫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