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收藏网
当前位置: 佛教收藏网 > 收藏指南 > >

佛教艺术品市场逆势升温

收藏指南 发布:2017-07-14 admin
秋拍伊始,明永乐佛像在香港拍卖市场突破两亿元高价,让业界为之一振。而广州藏家的悄然入手,更使得众多业内人士看好佛教艺术品的发展前景。今年秋拍,内地数家拍卖企业不仅推出了佛像专场,还着重力推涉及天珠、唐卡、佛画等与佛教相关的拍品专场,且成绩
  
 秋拍伊始,明永乐佛像在香港拍卖市场突破两亿元高价,让业界为之一振。而广州藏家的悄然入手,更使得众多业内人士看好佛教艺术品的发展前景。今年秋拍,内地数家拍卖企业不仅推出了佛像专场,还着重力推涉及天珠、唐卡、佛画等与佛教相关的拍品专场,且成绩斐然。本文借此之际,对今年秋拍国内的佛教艺术品拍卖市场进行数据呈现,并对永宣佛像和密宗器物的市场火热现状进行深度分析,为置身于或有志于此类收藏的相关人士展现最具实效的市场动态。
 
  近年来,以佛像为首的佛教艺术品拍卖市场不断升温,引起众多拍卖企业和收藏投资人士的广泛关注。在今年秋拍内地古董珍玩市场整体下滑的行情中,佛教艺术品板块却逆势上扬,以永宣宫廷为首的佛像专场和以密宗器物为首的相关专场频出高价,就连与佛教相关的佛画专场也取得了不菲的业绩。今年秋拍,佛教艺术品板块在古董珍玩拍卖市场上的“一枝独秀”,势必会引起众多人士进一步探究的兴趣。
 
  香港市场大幅升温 虔诚之心助推天价
 
  今年秋拍,香港艺术品拍卖市场用“火热”形容一点都不过分,特别是香港苏富比更是以历史最好成绩连破多门类成交纪录。其中古董珍玩部分推出的“明永乐 铜鎏金释迦摩尼佛坐像”以2.36亿余港元位居秋拍首位,并刷新中国雕塑艺术世界拍卖纪录。更值得关注的是此件“天价”佛像的买家为广东中山五觉斋主人郑华星。此尊佛像跏趺坐于双层莲花座上,右手施触地印,左手结禅定印于右踵上,面宠略呈“国”字形,整体工艺采用中华传统失蜡法铸造,胎体厚重,是明永乐宫廷佛像的精品。在拍卖现场中,此件由意大利私人藏家收藏的佛像以3000万港币起拍,经过多人接连举牌,在很短的时间内,拍卖师就报出了“一亿元”的竞价。伴随着现场的一阵骚动和四起的掌声,此件作品在1.1亿、1.15亿、1.5亿的再次轮番竞价中攀至1.8亿元,当现场一片宁静之时,电话委托席爆出了1.85亿的高价,现场再次掌声雷动。之后现场两位竞价者展开疯狂较量,当价格攀升至2.05亿港元的“天价”时,现场显得份外安静。“2.05亿,我的中文还没有好到能念出这个数字”,此时外国拍卖师以调侃的语气舒缓了现场的紧张气氛。拍卖师的睿智和应变博得现场的共鸣,前排的买家再次加价500万元,最终此尊现存形体最硕大的永乐鎏金铜佛以2.1亿港元落槌。在长时间热烈的掌声中,竞得者郑华星起身双手合十向全场鞠躬。这位痴迷佛像收藏的内地企业家“天价”请佛,却不是为了投资效益,而是出自内心的佛学信仰和对流失海外珍贵文物的保护。在他的佛教艺术品收藏中,已供奉十余尊原本流失海外的佛像珍品。在刚刚结束的北京首都博物馆举办的名为“佛韵——造像艺术集粹展”的佛教造像展上,1400平方米的展厅汇聚了来自全世界各地机构和藏家的珍贵典藏,包括由唐至清涉及汉、藏、尼泊尔、印度等多种风格的99件精品,据悉其中五分之一来自郑华星先生的佛像珍藏。谈及此尊佛像的价值,郑华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尊佛像的回归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也不想以此价格对市场造成影响,只想推动佛教文化,找到恰当的场所将其供养和展示,让更多的人去体会佛教的大善大美。郑先生的这份执着和热爱实在令人敬佩。换做其他私人投资者,又有谁敢以如此高昂的成本去触碰这场悬而未决的游戏?当更多的人在谈论此尊佛像的投资收益时,又有谁会想到“天价”的诞生是源自郑先生对佛学的虔诚之心和对祖国文物爱护的公益之心呢?
 
  内地市场整体上扬 永宣佛像再成主角
 
  追随着春拍国内佛像拍卖市场升温的步伐,今年秋拍内地重要的艺术品拍卖企业相继推出佛像专场,且收获颇丰。作为内地此板块的领军企业,北京翰海继续推出了金铜佛像专场。此次以“金刚花”为主题的专场共斩获8476万余元,其中“明永乐 增禄佛母”以1426万元拔得头筹,而另一件“宋元时期 注荼半托迦尊者”以1150万元位居次席。北京匡时今年春拍开设佛像专场收效明显,此次秋拍再度推出“福报?万千造化—金铜佛像专场”,共斩获3710万余元的成交额,其中“明永乐 铜鎏金金刚萨埵菩萨”以862.5万元位居专场首位,“明宣德 铜鎏金绿度母像”以575万元位居次席,另一件“明永乐 铜鎏金绿度母像”以368万元紧随其后。中国嘉德推出的“缘识妙像—金铜佛造像精品”专场也收获4518.9万元成交额,其中“清康熙 铜鎏金四臂观音”以517.5万元成为专场最高价位,“西藏13-14世纪 铜鎏金四臂”与“汉藏15世纪 铜鎏金释迦牟尼”也均以数百万的高价成交。北京保利推出的“自在菩提——中国金铜佛造像、唐卡”专场斩获5081余万元,其中“明永乐 文殊菩萨”以908.5万元问鼎,另一款“明永乐 文殊菩萨”与“清康熙 释迦牟尼”也均以五百万元左右的价格成交。此外,独具特色的北京古天一再度推出“唯识真如(Ⅱ)——木雕佛造像专场”,整场共收获933万余元,其中“明代以前 木雕胁侍菩萨立像”获得287.5万元的高价,无论是总成交额还是最高价位均远胜今年春拍。从内地各拍卖公司的专场成交状况来看,明代永宣佛像再次力压高古佛像和明清宫廷造像成为市场主角。纵观国内佛像拍卖市场,无论是上亿元的“天价”佛像,还是高价位的佛像拍品,明代永宣佛像一直备受市场追捧。究其原因,除了精湛的技艺外,还有其独特的审美样式。明代早期,朝廷为了怀柔西藏上层,在宫廷内部御用监特设作坊,专门制作佛像法器,在回赠西藏进献的物品中,佛像做为祈福祛灾的吉祥物是必不可少的固定礼品。这些汇集全国能工巧匠,经过大器、锉刮、收搂、錾花、攒焊、镀金、拨蜡等数十道复杂工艺制成的皇室御制佛像,除了符合西藏佛像的标准外,还以雍容华贵的佛像样式体现出大明皇室的气派,再加上这些精美御制佛像仅赏赐给前来朝贡的西藏各派宗教领袖,就更加弥足珍贵,以至于西藏各宗派仿造者甚多。时至清代“康乾盛世”,再度出现仿制热潮,但这些仿制品只得其表,难以再现永宣时期佛像的气派,制作质量也下滑明显,但当时的康熙皇帝也不得不用西藏仿制的佛像为其母祝寿。明代永宣宫廷御制的佛像在当时已经是价值连城。虽然早期西藏的仿制佛像也颇具收藏价值,但后者与明清时期的青铜佛造像是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这就是为什么明代永宣佛像在国内佛教艺术品拍卖市场初期就获得如此高价的重要原因。相信在未来的佛教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不断发展中,永宣佛像还会以更高的价位带动高古佛像、西藏仿制佛像、明清仿制佛像以及印度、尼泊尔等地金铜佛像价位的增涨。
 
  密宗器物倍加追捧 天珠唐卡频现高价
 
  近年来,内地佛像市场价格逐年上扬,使得更多的藏家投入其中。在激烈的竞争中,市场的细分与开拓对拍卖企业来说至关重要,这一点在数年来稳居国内冠军宝座的北京保利的市场运营中表现尤为明显。今年秋拍,北京保利秉承创新开拓的理念,打破佛像市场一统天下的格局,首次以专场的形式将在佛教密宗占有重要地位的天珠、经轮等重要器物推向拍卖市场,使得内地的佛教艺术品拍卖市场初步形成。北京保利没有像其它拍卖企业一样仅推出佛像专场,而是将佛像与唐卡汇聚同一专场,还推出“与佛有缘——佛宝圣饰”和“缨华天藏——藏传佛教艺术”两大专场,三场拍卖总成交额高达1.2亿元。其中拍前备受关注的“千年至纯双线金刚六眼天珠”以437万元的价格问鼎“天珠”专场,另一件“六眼金钢杵形天珠配双线六眼两颗”也以494.5万元的高价位居“藏传佛教”专场首位,一件“14-15世纪 喜金刚坛城”唐卡也拍得了207万元的高价。此外,与密宗相关的挂件、念珠、金刚铃、金刚杵、金刚撅等器物也拍得了不错的价格。唐卡,简单地讲就是西藏佛教的卷轴画,是密宗教徒修行必不可少的用具。礼拜唐卡除了获得功德外,通过唐卡引发的佛教义理也会让教徒们终生受益,其地位在密宗中不亚于佛像。由于内地好佛之人多信奉禅宗的历史原因,使得众多收藏投资者对唐卡较为陌生,但近年来随着相关企业的推动,唐卡的价格已经在众多好佛之人的追捧下价格猛增。“天珠”被誉为密宗佛教的圣物,相传是外星陨石撞击玛瑙和晶体矿后反应而成。由于在通过大气层时受气流影响,天珠多呈圆柱状,因具有天然宇宙强烈的磁场能量,所以长久以来被西藏、尼泊尔等当地信徒尊为“天降之石”。天珠的磁场能量后来被用于调节人体内的磁场,也就是所谓的“气”,使之具有实用价值。更多的人得知天珠的妙用后争相寻觅,也就催生了对天珠的大范围仿制。但对于西藏的佛教信徒来说,天珠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很难相赠于人,而具有重要图案的“天降之石”更被尊为无价的佛教圣物。天珠对于西藏等地的佛教信徒意义也十分广泛,除了以“眼数”来表示不同的寓意外,宝瓶、虎纹、莲花、如意、菩提、日月星等各种图案也均有着不同的寓意,使得天珠的用途远远超出佛教的修行,而深入世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近几年,“天珠”由于具有特殊的养生功效和吉祥寓意,使得内地人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的甚至不惜重金去寻觅贵重的“天降之石”,促使天珠市场发展迅速,价格也是连年猛增。但一些专家还是提出了建议,希望“天珠”的收藏爱好者善待它们,强烈的磁场如果不加以合理的利用反而会引起身体的不适。唐卡、天珠、经轮等原本属于密宗的宗教器物,在今年的秋拍中备受藏家追捧,这不仅仅是佛教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升温造成的,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新时期汉藏文化的深入交流。
 
  佛画开拓跨界市场 名家手笔彰显佛缘
 
 
  对当今社会来说,“跨界”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重要特征,大量成功人士也都是在不断地跨界中走向辉煌的。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内地拍卖市场,除了“精准专”的运营理念外,“跨界”作为有效的市场策略已被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所看重。今年秋拍,北京匡时在中国书画与佛教艺术品同时升温的行情下,推出“钱化佛作品暨万佛楼藏画”专场,不得不说是一个难得的创意,而这个创意也为其带来了5918万余元的成交额。更难得的是,上拍的130件拍品竟悉数成交,其中杨度的隶书四言联以609.5万元居首,拍前备受关注的由钱化佛、吴昌硕、刘海粟、章炳麟、黄宾虹、胡适、梅兰芳等民国翰墨名流合作的《百佛图》也拍得575万元的高价,此外孙文楷书“无量佛”、九世班禅额尔德尼曲吉尼玛的“我佛如来”也均以五百万元左右的价格成交,钱化佛《群魔扰佛图》与丰子恺、贺天健、唐云、谢无量等《海上名家百寿册》均以两百余万元的价格被藏家收入囊中,四大名旦所绘《群英会》以及潘天寿等人的《千金册》也均取得了过百万的佳绩。此外,吴湖帆、张大千、徐悲鸿、徐邦达、程十发、朱屺瞻、俞剑华等近现代书画名人以及黎元洪、袁克文等民国政要的书画墨宝均在专场被藏家高价竞购。钱化佛作为同盟会的重要人士,戎马一生,他不仅参加过辛亥革命,还为中国早期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卓著贡献。他还提倡新剧,通音律善歌曲,是戏曲舞台的活跃分子,在书画方面更是造诣颇高,其独嗜画佛,并以“万佛楼”命名其居。其喜友好客的秉性,也使得当时知名的革命家、政治家、宗教领袖、戏曲家、文艺家时常登门拜访,并主动献艺留作纪念。如此结交甚广且兴趣广泛之人,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屈指可数。此次“万佛楼”的旧藏首次亮相就受到藏家的疯狂追捧,也在情理之中。且不论出自各位名家的作品,就凭能让如此众多知名人士主动献艺的本事,近百年来也可谓无出其右者。若论兴趣爱好,钱老可谓中国“跨界”的老前辈,其更是以对佛教的虔诚信仰,在动乱的民国社会广结善缘,如鱼得水。这批“万佛楼”旧藏作品多数以高出估价数倍的价格成交,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藏家对钱老为人的敬佩之心。
 
  今年秋拍,随着更多企业加入到佛教艺术品的拍卖行列,此类市场变得更加多元和繁荣。面对着香港及海外市场的“天价”标杆,仅佛像拍品而言就有很大的价格空间尚待挖掘。而对于刚刚起步的内地其它板块的佛教艺术品拍卖市场而言,升值潜力更是有目共睹。相信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如此快速发展的行情下,佛教艺术品上拍品类会越来越多,各类拍品的价格也会越走越高。而对即将置身其中的藏家而言,刚刚入市的新小门类佛教艺术品无疑是他们的最好选择,因为无论在拍品价格还是在所承担的投资风险方面,都比佛像更为适合。而对于早已置身其中的藏家,也可以依据自身的喜好和能力选择新小门类,使自己的收藏体系更加丰富。随着佛教艺术品市场的整体升温,参与其中的拍卖企业会越来越多,他们会凭借自身特有的专业学术理念和多年的从业经验,开拓培养相关市场,为常年流失海外的佛教艺术品回流做出贡献。
 
  从更深的层次看待今年秋拍佛教艺术品拍卖市场,更会让人颇有所感。香港苏富比的“天价”佛像虽让业界为之一振,但郑华星先生对国家文物执着保护的公益之心更加让人难以忘记。当某些国人奉印度、尼泊尔的佛像为正宗之时,他们是否想过永宣佛像的精湛技艺早已无法逾越。天珠、唐卡等密宗器物在内地文物拍卖市场的崛起,并不是简单的经济行为,其背后汉藏民族文化的深入交流才是其本质的根源。而钱老以佛学的善缘广结民国各界名士,又让多少当下志士羡慕不已。佛教艺术品在中国拍卖市场的兴起,并不能以单纯的市场行为去衡量,就像浩瀚如海的佛教教义一样,它所反映的除了因佛学修为而带来的大善大美的处世之道外,其承载的华夏精湛技艺和其背后深层的民族文化交流是十分值得相关人士进行深入研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