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收藏网
当前位置: 佛教收藏网 > 收藏指南 > >

藏家:拍场上文人信札潜力巨大

收藏指南 发布:2014-01-06
  

文人信札  

  梁启超写给胞弟梁启勋的信(局部)

    最近两年,虽然艺拍市场不再如前几年疯狂,但传统类拍品依然维持着市场高点。其中,属于古籍善本类别的文人信札,价格更是坚挺直上,随着各项价格刷新的新闻传出,这种小众收藏品逐渐走进大众眼帘。小小的书札,为何有如此大的魔力?记者采访了藏家和拍卖行负责人,以一窥此类藏品的价值所在。

    1、稀缺性决定其市场向好

    “书札”在西方被称为“最温柔的艺术”,其范围很广,包括日记、便条、跋语、题签、笔单、随笔、贺词、首日封等。在古代,写字用的小木片叫“札”,写于竹上者称“简”,写于布帛和纸上者称“帖”。近两年此类拍品最著名的,可谓是2010年嘉德秋拍上王羲之《平安帖》,以3.08亿元天价成交。而近日,即将在北京匡时上拍的“南长街54号藏梁启超重要档案”特展在多地展开巡展,更是让文人书札成为萧瑟秋拍中的一抹亮色。

    此景在深圳也发生过。一个月以前,深圳兰亭拍卖在五洲宾馆举行首拍,其主推的拍品之一,便是李苦禅写给友人白涛女士的私人书信,全套80幅。该拍品从600万起拍,经过多家逐鹿,最后以761.6万成交。而1958年书法家沈鹏等人写给陈瑞昌的毕业留言便笺,也从1.5万起步,一路喊高,最后成交价为5.376万元。

    “文人书札的最大特点,是它们能真实反映文人的为人品性,记录了文人的生活点滴和同时代的信息,因此具有历史意义。且书札中的书法、绘画也具有艺术性,跟一般书画相比,它们具有多重价值。”深圳兰亭拍卖副总潘健告诉记者,“且这类书札具有唯一性,都是孤本。在通讯还不那么发达的年代,书札曾是人们沟通交流的重要载体,但大多数人不会像对待瓷器、书画那样重视书札,因此大部分书札都在历史中散佚,现存下来的数量并不多,而具有收藏价值的珍品更少。这便是这类拍品价格高居不下的原因。”

    虽然文人书札最近几年才在国内“火”起来,但记者从《中国收藏拍卖年鉴》(2012年版)(下简称《2012年鉴》)中了解到,名人书札作为一个重要收藏门类,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早已形成气候,如爱因斯坦给美国总统罗斯福关于原子弹的信件,1987年在纽约苏富比拍出了22万美元;哥伦布描写发现美洲大陆的信,1991年在伦敦佳士德拍出了44万美元;而在1994年,微软总裁比尔。盖茨以3080万美元的价格拍得一份达。芬奇的科学手稿,缔造了“最贵图书”的神话。

    2、小圈子藏家保证市场秩序

    深圳藏家王鹏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往来于国内各拍场,其主要“猎物”便是近现代的文人书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还自豪地展示了他最得意的拍品——近现代著名学者刘半农批注的一本古代典籍。该书以多种色笔标注,反映了一代文学家、语言学家严谨的治学风范。

    “虽然文人书札具有很高的艺术、学术、历史价值,但是目前这还是相对冷门的拍品,因为收藏这类藏品的圈子很小。”王鹏告诉记者。他表示,书札里面的信息量很多,这注定了它不像书画那样仅供单纯地欣赏,而对藏家本身的素质要求很高。据他观察,目前这类藏品的固定收藏群体,在国内也就一百多人,而且经过多次“交手”,圈子内的人基本都认识。“这些人的收藏,主要是看重其文化价值,而不是其投资价值。藏品多了,就给自己出一本画册。少数人会用于圈子内部交换。如果是珍品,那么被拍走后,就很难看到它重新回到市场的那一天了。”

    主编《2012年鉴》的收藏界著名学者张忠义认为,书札收藏除需要具备一般的审美和书法、绘画等专业知识外,还要同时具有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社会等广博的学问。可以说,书札收藏是收藏中的“阳春白雪”。这注定了文人书札的“小众”性。潘健也告诉记者,来竞拍这类拍品的人,“都是玩收藏有一定年头,不可能是新手。”

    但小众也有小众的好处,王鹏坦言,圈子小反而可以互相“保护”。比如,如果几个人一起看中了同一件拍品,他们会经过协商解决,而不会在拍场上“挤破脑袋”,这无形中抑制了价格的疯涨,因此文人书札的价格目前尚属理性。“但是随着这两年人们对它们的重视,这类拍品价格也涨得飞快,都快买不起了。”

    3、不是所有信札都有价值

    但并非所有文人信札都值得收藏。王鹏表示,很多因素决定着书札的价值,而作者的身份和书札内容的稀有程度是排在第一位的。“如果信中只是讲些家长里短的东西,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但如果里面能反映出文人的学术观点,那便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相比之下,学者的书札要比艺术家的书札更为珍贵。近年来这个领域掀起‘梁启超热’,不是没有道理。”此外,书札的书法水平、纸质材料和品相等,都直接影响着书札的收藏价值。

    而书札跟书法相比,也有着独特优势。首先,它赝品较少,因为复制的难度太大,不仅要临摹笔迹,还要对作者生平有透彻的了解,因此伪作往往会被一眼看穿。此外,书札兼具书法和善本两种属性,具有交易市场“左右逢源”的优势。已有经验表明,将书札放在古籍善本拍卖专场,价格会比较理性,但如果挪移到书画专场,却往往因为名人效应而被哄高价格。

    虽然目前文人书札还属于少数人的收藏,但随着人们经济水平和收藏意识的提升,必将有更多高端人士加入到这一行列中。张忠义更是在《2012年鉴》中预言,虽然目前中国正面临文物艺术品市场调整,但遭受重创的将主要是赝品泛滥和曾被资本疯狂炒作过的门类,而名人书札至今未被炒作过,它将会在调整中巩固,在巩固中提高。

    相关链接

    近年来部分文人书札拍卖情况:

    2009年中国嘉德春拍,梁启超致胡适信札以78.4万成交。

    2009年上海敬华秋拍,陈寅恪文稿集以285.6万元成交。

    2009年保利秋拍,曾巩《局事帖》以1.0864亿元成交。

    2010年中国嘉德秋拍,周作人文稿拍出358.4万元。

    2010年中国嘉德秋拍,王羲之《平安帖》以3.08亿元天价成交。

    2011年西泠春拍,康有为行书《自作诗》以161万元成交。

    2011年西泠春拍,严复草书《庄子养生主》126.5万元成交。

    2012年深圳兰亭首拍,李苦禅写给白涛的信札以761.6万元成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