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收藏网
当前位置: 佛藏网 > 名家专访 > >

墨吼——姚兴文艺术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举行

名家专访 发布:2020-12-17 admin
由著名文学艺术家霍香结先生担任学术主持,艺术评论家、《澳门导报》副总编贾谬先生策展,收藏家刘海博先生出品的墨吼姚兴文艺术展,于 12 月 12 日下午 3 时在北京个山美术馆成功举办。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共展出姚兴文先生近几年创作的数十件作品,展览作
  

      由著名文学艺术家霍香结先生担任学术主持,艺术评论家、《澳门导报》副总编贾谬先生策展,收藏家刘海博先生出品的“墨吼——姚兴文艺术展”,于1212日下午3时在北京个山美术馆成功举办。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共展出姚兴文先生近几年创作的数十件作品,展览作品独具匠心,集中展示了其在书法、绘画、印章、瓷器、瓦书等方面的艺术成果。展现出其深厚的传统功力和创新精神,充满着深思熟虑的探索,气息淳厚、格调高古。展览当天,其主张“人吼”不如“墨吼”,人在吼的时候,气就散了,只见他现场全神贯注,屏气调息,逆势行笔,挥毫书写“墨吼”二字,力透纸背,颇具震撼力,为到场的观众提供了一场全方位、立体的艺术视觉盛宴。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其书画作品,显得最为有气势,字里行间跌宕起伏,变化多端,笔墨彷佛在嘶吼,呈现出钢铁般的视觉效果,既有画的形态和构成,又有书法的线条与形质,书中有画,画中有心,既承造化,也得心法。其瓦书作品,更是别具一格,是在古老瓦片上面写刻图案,书画心声,既有历史的沧桑之美,又有时代的创意之美,当属首创。其瓷器作品,炫丽多彩,风格多样,经过千度高温的历炼,表现其思想意境及技法意趣,是其内心世界的升华。其金石作品更是不拘泥于篆刻法度,连执刀姿势都与众不同,呈现的效果极为特殊,错落有致,空间结构,制印的金石气全部蕴藏其中。既有共性的规律,更有姚兴文自己的艺术创造性。

展览前言

 

姚兴文,在宋庄的艺术家朋友圈里被亲切地称为老姚,他也以关中人的朴实与豪爽欣然受之,并自治一枚“老姚”印章。老姚是一个谜一般的艺术家。他居宋庄五年有余,几乎不下馆子,作为一位资深美食家,他曾在西安开了一个姚家老馆,菜品卓尔不群,收入自然也不菲。这样一个在俗世价值中归类于成功人士的老板,不知道哪根脑筋搭错了线,毅然而然放下生意,成了一个艺术家。

对此,我的理解是,艺术是人的一种高级的本能。当其他的本能放下了,艺术的本能自然就生发而出。当然,绝大多数人是放不下的,一生只能在食色欲望的本能里挣扎。艺术的本能一旦苏醒,必然要为生活创造新的意义。

按下艺术确认键的老姚,几乎放下了所有跟艺术无关的东西,背井离乡,义无反顾地杀进了艺术的深水区——北京宋庄。这不仅是一次物理空间的出走,更是一次精神上的出走。老姚从日以为常的生活中抽身而去,告别社会规范好的价值标准美学标准等等人们栖身其中不问所以的意义之巢,走向茫茫的远方……问君西来何意?尽在笔下墨中。如果把艺术比作一位女神,老姚一定要找到她,追到手。为此,他谨慎地挥霍着自己的积蓄,以便肆意地挥霍自己的才华。

一个男人为了得到心目中的女神,自然不惜鲜花香水华服豪车。老姚为了艺术女神,也使出了十八般武艺,书法、水墨、油画、装置、陶瓷……无所不尽其能。为爱痴狂,乐在其中,以岁月静好的眼光去看,老姚日日以美食自饲,又以艺术自陶,活成了艺术界的李子柒。

艺术之于老姚,既像情场又像战场。

在艺术的探索上,老姚绝对不是一位温情脉脉的情郎,而更像一名奋不顾身的战士。他以各种材料、各种风格,一次次冲向艺术的未名高地。他的工作室就像一个战场,满壁硝烟,一地狼藉。无论是水墨还是油画,老姚在形式构成的创新探索上都走得很远,他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孩,走出了各种各样的态式。像孩子一样画画,这正是毕加索用了一生才学会的艺术状态。更可贵的是,老姚的探索不止于形式,表现主义精神一直贯穿着他的创作。冥顽烂漫,浓郁破裂,喷薄凝重,甚至血肉模糊的画面,见证了老姚锐意求新的战场战斗是多么激烈!读懂了他的画,你才发现老姚不是李子柒,而更像一个为艺术征道的苦行僧。老姚的艺术创作就像里尔克笔下的笼中豹,但不只是踱步,而是为了打破——冲出去,为了冲破所有艺术的笼子,而爆发出震耳发聩的嘶吼。

“多少次太阳一日当头,可多少次心中一样忧愁,多么次这样不停地走,可多少次这样一天到头……我攥着手只管向前走,我张着口只管大声吼……”崔健的这首《出走》,是老姚的“为艺术出走”很好的注脚——出走者发出的是嘶吼,也是音乐(艺术)。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老姚也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出走者屈原。老姚比屈原幸运,命运刚刚给了他一次契机,一个启示。

为了奉养高堂,老姚离开宋庄,回到了老家,回到了生命的起点——一条泾河、一位母亲、一座祠堂、一个院子……河流和母亲是孕育生命的故乡,祠堂是对过往的纪念,院子里每天有一桌美食,有纸有画笔,是敞向未来的生活。出走者归去来兮,来到了“西来堂”的来处。

易·泰卦曰:无往不复。祖先的智慧,命运的垂青,妙化在母亲的召唤中,老姚以孝子的诚心接住了这个启示。归去来兮的出走者,这时候会发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些曾经离开的所有跟艺术无关的事物,原来都有关于艺术,甚至就是艺术本身。

出走者终于找到了远方。远方不在别处,而就在诚心妙会机缘的当下。在某个会处,曾经的嘶吼正化作归来者默不作声的拈花一笑。

——作者:贾谬,诗人,艺术评论家,现为《澳门导报》副总编。

学术主持霍香结先生接受采访

策展人贾谬先生接受采访

到场嘉宾王子虚先生接受采访

到场嘉宾谭天圳先生接受采访

到场嘉宾微尘女士接受采访

到场嘉宾郝中豪先生接受采访

乐泉先生生前曾评价:

在那里,您是唯一的。有一天,人的世界会有知者看到这些东西。莲会开花,草也会开花,我以为,您会是前者,当然也会是后者,我在作品的前靣看到别人也许沒看到的东东。——2016526  --乐泉于金陵。

 

王劼音先生评价:

在我眼中姚兴文先生是一位书法艺术家,和传统的书法家略有不同。其差别可以意会,却难以言说。书画同源,一个书法家介入中国画,画些梅兰竹菊,当不是难事。反之,许多国画大师也写得一手好字。然而,兴文的介入绘画,全然不同于昔日文人的绘画雅玩,有了一些当代的意蕴。他的作品中自然隐藏着很强的书法基因,形成了自己较为鲜明的面貌。这样的跨界值得我们期待。王劼音于上海2018812

 

丛无为先生评价:

这才是当代的书法艺术,如雪中滚墨也。

 

王子虚先生评价:

他的书法是大美,不容易看懂。需对书法理论做过长期研究,临写过大量碑帖的人和头脑不能僵化者才能理解,它是将篆、隶、行、草打散后的重新组合,是学而化的重新表现,看似有篆意、隶意,又全不是,是破坏后的建立,是自我的建立。

 

夏可君先生评价:

已过天命之年的兴文兄,无论是对于生活的享乐滋味还是人生漂泊的甘难辛苦都有着切身体会,而浸淫书法数十载,在西安碑林之间,在徐渭与傅山的血脉中呼吸,让他对书法的其中三味也有了自家体贴。

兴文兄的书法让我想到弘一法师的淡然与清简,但看一幅似乎就已经足够,一幅足以进入弘一法师的世界。但兴文兄则与之相反,怪异、古拙与奇崛,但却又散淡与生涩,带有诙谐与拙稚,每一次都不同,如此多的妙趣,每一次都让古典的诗意获得了当下别样的体会。

而且兴文兄,随着回到字体的原初生发形态,回到书画同源的本源,已经能够把文字的书写形成为可能的图像,看似文字,又好似山水,看似山水与万象,但其实是文字在生长,这是回到文字与自然形态的多样性,回到原初的生发性,这才是现代书法转化的秘诀!

——摘自夏可君《姚兴文的逆行书法:歪歪斜斜都是道》。

 

魏海波先生评价:

姚兴文先生的作品在微信上经常能看到,一直给我很深的印象,我觉他的作品已不能用传统国画的语言创新来看待了,这些作品的外延性很大,是通向世界绘画语言的探索,具有很当代很宽阔的观感。其间传达的″笔痕、刻划㡾的气息"有优秀作品共同具有的率性而耐看的品质,其实并非仅有传统水墨才强调耐看",当代实验性的作品也应该耐看",而耐看"的质地往往由不陷入肤浅观念呈现而得之。我能感到这些作品是在反复的内在探寻而获得的,所以这样的作品是珍贵的,这体现了一个艺术家的诚实与独特。姚先生一直在探寻绘画语言的更新更优异的表现力不曾停止,这样的心态画画一定更专注与更快乐,在这个庚子年末,愿我们都还能有这样的心态绘画并乐在其中。

 

霍香结先生评价:

当老姚放弃一切,裸身进入宋庄时(除一辆除了司机不响其它零部件都响的陕牌吉普),他剩下的就是最后的可能会被背叛的精神遗嘱――瀞瀞地做回自己,当他拉开与西安古城的距离静开始回顾自己的一生时,诗歌,艺术开始倒灌:一个名叫穆旦计划的系列作品开始诞生了,她像魔鬼一样丰富,在生活、诗性、绘画中完成了,他所有的感知就像他本人一样贴切真实,疏朗,开阔,硕大无朋则又曲径通幽……

 

微尘评价:

最初是在个山馆看到姚老师的作品,乌压压的一片,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个小孩子画的,再仔细一看,作品很当代,有思想、有观念,完全没有传统水墨画的套路,新的画面,新的表现方式,墨黑的让人惊心,线条粗裂有力,大刀阔斧,干裂秋风,带着浓浓的西北腔,一下把人带到宽广的黄土高坡上。

后又在个山馆见到姚老师,人如其画,高大威猛的西北个头,穿衣服有个性,喜欢扎个头围配他的鸡冠头,很有型,像个斗士,艺术上的斗士。

 

张明甫先生评价:

书者,抒也。我一直认为书法之法不为高。何处方高?心也,性也。如其才,如其学,如其品………一言以蔽之,如其人也。兴文之书,长枪大戟,一泻千里,非拘于点画或古人衣冠之季也,其书放浪形骸,浑朴苍茫,观其书,风樯阵马,如闻秦腔,观八百里秦川之意也。我想起西汉杨雄所言:“书,心画也”,

 

高非先生评价:

在我眼中,姚兴文是一个“真人”。别人看姚兴文的书画,总觉得是现代派。可我知道,他玩的是地道的中国汉字和书法线条。他反对空洞的形式构成和没有内涵的简单堆砌,虽然在早期,他也尝试将汉字的意向嫁接入西方现代绘画,但靠着他手上的功夫,通过几十年修来的一根线,散落到书法、水墨、油画甚至行为中,他走出来了,还有点“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意思。

 

李擎先生评价:

在中国现当代水墨版图上,姚兴文先生是一位不可忽略的当代艺术家。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他以一颗年轻的心,发出远古的呼唤。从传统书法到现代书法,从现代书法到抽象水墨,从民宿文化到饮食文化,他以敏感的洞察力、强烈的穿透力和全方位的爆发力,为现当代水墨赋予了一种带有神秘主义气质的灵性元素。总之,他是一位真正将艺术与生活融为一体的艺术家。

 

李建森先生评价:

“唯心与冒犯”是姚兴文的行状。姚兴文从行状到作品,他既是传统的,又是当代的、国际的,他的作品不是平面的,是立体而丰满的,虽然立足于汉字艺术的书写性伦理,但却植入了水墨、抽象、图像、设计等元素。唯心出发,方向、目标、路线所彰显的是心与像的必需和必须,是递进。冒犯是他所突围的个体象征对经典和时风的背叛,叙事性是作品内炼和外化以后的真切呈现,具备独在的审美质素。

 

郝中豪先生评价:

善书其画戒狂怪而俗,难得中正气节,扶于“品”而立,看姚兴文先生作品。此“品”拙稚比若儿童邻。

言谈中流露出他经营作品范围之广,从没有离开过自己和生活,这是作为一个真艺术家的高度审美……………

 

刘海博先生评价:

在老姚的艺术作品里,可以感受到古朴悲壮、沉稳浑厚的原始气息,就像黄土高坡的信天游,就像陕西的华阴老腔,就像书画里的“姚“滚,可以听到笔墨的嘶吼与呐喊,刚直高亢、粗犷豪放,一种淋漓尽致、自在随兴的痛快感。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作品

书法作品

瓦书作品

展览作品

本次活动不请领导、明星,不设开幕式,在轻松愉悦、自由浓厚的学术气氛中举办。从姚兴文这些展览作品中,可以领略到他深厚的传统功力,关注当下生活与艺术的完美诠释,其作品的探索与创作,得到了业内的赞赏,也得到了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雅昌网、艺栈网、等数百家媒体的关注。

 

据悉,姚兴文艺术展将持续到20201218日,展览免费向各界人士开放,欢迎广大朋友带好口罩前往参观交流。

    相关阅读
    排行榜 推荐 聚焦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