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收藏网
当前位置: 佛教收藏网 > 名家专访 > >

【访谈】造像收藏者谈佛像收藏

名家专访 发布:2014-01-06
  

    相关链接:造像如此美丽

  采访手记:在拍卖场上,我们经常会讲有很多的新卖家进场,而且多是年轻的买家,他们是80后,但是他们的稳重和理性让人佩服。其实不仅仅是拍卖市场,在私下交易的收藏市场上,藏家的群体也是在逐步的年轻化,这批藏家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多为家传出身,他们比同龄人相比有扎实的功底,最为突出的就是他们继承了父辈的脉络关系,再加上当下的管理和经商的方式,种种因素使得他们在本门类的收藏群体中游刃有余。

宗教造像收藏者 
韦陀天王,明代,福建,净高一米有余

  宗教造像收藏者,笔者的第一印象是,收藏者的年纪应该是偏大,而且是“狂热”的宗教信奉者,但是当笔者见到佛像堂(网名)时,却被深深的震撼了,年轻的面庞,再加上南方人的精致,让人产生了错觉,像是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但是一番谈话下来,他的成熟和睿智让人佩服。

  佛像堂是继承了家族收藏的大业,父亲一辈的收藏,给他奠定了基础,大学毕业之后,佛像堂和姐姐接手了家族收藏,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佛像堂的大学专业是国际金融,其实,直到大学时期,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继承父亲的收藏事业,但是大学期间,不断的在帮父亲打理家里的事业,再加上从小在家里的熏陶,这才使得他确定了大学毕业之后接替家族的收藏事业。父亲的收藏已经二十年有余,从小就看到家里的东西进进出出的,这样的基础让他一毕业就马上进入状态。在收藏领域,我们经常会说有实战派和理论派,从小的熏陶,过眼的东西无数,这使得他有着过硬的实战经验,从2007年毕业到现在,短短的五年时间,他已经完全可以独立去经营,去鉴定木雕造像,不用像那些半路出家的一开始要打眼、吃药的经历,算是比较幸运。

  谈及自己走上家族收藏的过程,以及现在主要从事的木雕造像收藏,他自己有着自己的看法,首先是他觉得年青一代的收藏者较老一代的收藏者,应该做到什么?其次,在木雕造像收藏领域,他的审美不在于佛教信仰,而是在于木雕造像独有的艺术性。

  记者:我了解到您是家族收藏的继承者,是继承了父亲的事业,那么现在您是已经独立在做了木雕造像收藏呢?还是在帮父亲做一个辅助性的工作呢?

  佛像堂:现在基本上他不怎么做主要的事情,主要的事情都是我在做,就是我跟我姐,有的时候时间上分配一下,她就打理一下网上,交流一下,我就后面安排一些东西,打理打理,拍个照片什么的。我们在广东有实体店,主要就是做木雕造像,平常我就是负责全国各地的去征集收货,我姐姐就是在家负责打理,偶尔父亲也会在重要的场合出席,毕竟我们现在都还年轻,需要父亲去打理一些事情。

宗教造像收藏者 
高年份的木雕造像因其材质难以保存

  记者:您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征集收获,那就木雕造像而言,在整个宗教造像的收藏中,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就藏品的分布状况来说,在全国的收藏范围主要是怎么样的?哪些地方比较会出产这些东西呢?

  佛像堂:木雕佛像在雕塑里边算是一个分支,跟那些石雕、铜佛基本上是一个体系的,尤其是泥塑佛像,大家在寺庙里看得很多,基本上它们是一个体系的,只不过是木雕佛像,可能传世量有点儿少,不像那些铜佛、石佛,它的保存比较容易,早年留下来的存世量会多一点,在市场上收藏范畴上面的一个状况跟那些石雕,还有铜佛像不是很类似,有点儿比较特别一点点。因为我们的藏品虽然门类是木雕佛像,木雕佛像也分很多流派,不同的出处,北方山西为主,南方福建、江浙、湖南、四川的都有。

  记者:在您实际的征集收货的过程中,您是自己鉴定呢?还是有朋友或是专家在帮您掌眼呢?从您的经历上看,从小的渲染,您应该是属于实战派的吧?

  佛像堂:鉴定还行,因为看得多,从小看得多了以后,没有像那些半路出家的一开始要打眼、吃药的经历,算是比较幸运,因为家里有一个平台,本身父亲在这个方面也是有一定的造诣,自己经过他一点点指点,东西也看得多,基本上能分辨出来,没有这方面的烦恼,主要是把握好市场的行情就比较好。

  记者:那么目前就市场来讲,现在国内来讲几个收藏木佛像比较活跃的几个区域大概是怎样的?

  佛像堂:区域的话,南方可能会比较活跃一点,主要是本身地方有出产木佛像当年比较发达的地方都会相对的活跃一些,像山西也有收藏木佛像的,江浙那些人都很喜欢收藏木佛像,江浙本身也能出那种尤其是清代期间出的非常精美的木雕佛像,所以他们对这一路出自自己本身地区的佛像是比较关注的。福建也是一个木雕佛像精品的大省。

  记者:您的收藏主要是古代的木雕佛像,国家政府一向对于高古的一些文物有着严格的规定,不知道在木雕佛像这款,国家政策对收藏有什么样的限定吗?拍卖会上允许拍卖吗?

  佛像堂:据我了解因为它是传世品,很多在早年那些地区,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佛像,他们都是自己供拜的,比如小家里,小的家庭里边自己放着,供着土地神或者拜佛、观音保佑什么的,祠堂大家庭,大家族祠堂里边也会有一些精品,所以这属于传世的范畴,跟那些出土的,跟政府政策的规定不大一样。说到拍卖会上,有些也是可以上拍的,我本人有时候也会去参加拍卖会,这也是我征集收货的一个来源。

  记者:中国木雕佛像的收藏可以说是一直处在比较不受关注地位,尤其是这种木质的造像,比较难保存,在物件的完整度上首先就是大打折扣,那么就您来讲,您是出于哪些方面来收藏木雕造像呢?或者说您觉得中国人对于木雕造像的接受度如何呢?

  佛像堂:我感觉是一个过程,毕竟千百年传统的意识不是一时间可以改变的,比如说艺术,我觉得材质只是一个载体,比如说雕刻艺术,你像字画,那个材质只是一张纸还有水墨,事实上没有实质的价值,只不过承载了那些字画的艺术性在上面,所以他的收藏价值很高,但是木佛像相比铜佛、石佛材质上面,可能大家会在平常的观念上感觉木头是比较平民化的东西,但实际上大家忽略了一点,就是它只是一种载体,艺术性根本不会因为载体的变化而对价值产生变化,越是艺术性高的那种造像材质所占的价值比例越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尤其是那些高古佛像。而且另一个方面,现在刚刚起步的一个收藏的氛围可能会感觉喜欢完整器,你像铜佛像很容易保存,几百年前是完整的,现在大部分也是完整的,石头也是,除非人为破坏它,不然就很完整的,木佛像不管是自然环境还是人为都很容易受到破损,大家就感觉有残缺,可能会接受度上面低一点,觉得刚刚起步,他会觉得木佛像好像不是很值得收藏,他有这样的一个观念在那里,但是在国外这个方面基本上已经不是一个障碍了,大家可以看到在国外的大型的博物馆里边,很多残件都是作为镇馆之宝在那儿保存着,甚至有一些只剩下一个身子,其实对艺术残缺有时候未必是一个缺点。因为这是它的一个本性,一个特征,你喜欢一样东西,你喜欢它的优点的同时也得去包容它的缺点,这是没有办法的。

  记者:您刚才说到现在木雕收藏跟以往的一个不同的点,就是学术性的氛围比较浓厚,就木雕佛像这块来讲是不是国外比国内更强一点,或者说研究更超前一点?

  佛像堂:我觉得是一个传统的观念的问题,因为据我的了解,国外的收藏家收藏中国的雕塑,他基本上不分材质,比如说铜佛、石佛、木佛,他们甚至宁愿偏向于残缺的木佛,这是一个什么原因呢?比如说,我觉得他们在对艺术的看法上面,因为我们毕竟虽然收藏很热,但是收藏的年纪还是刚刚起步,对真正收藏能涉及到对艺术鉴赏的玩家还不算很多,在国外他们主要注重雕刻艺术方面这个范畴,大家对材质反而不是很注重,你像国内大众的收藏家感觉材质是一个问题,在古代比如说金铜佛像,在古代的铜等于是金子了,石雕佛像因为容易保存,所以保存起来年份高古的量会大一点,量多大家就会形成一个趋势,唐代的、北魏、北齐都能看到东西,木雕佛像就不一样,因为木雕佛像,明代左右的是主流,明清的量比较大,元宋以前的量是非常稀少的,所以我感觉在佛像造像的稀缺性上面木雕佛像是比其他材质的要来得更加的明显,稀缺性方面。所以国外的收藏,我感觉他们比较重视木雕佛像,早年他们很多这边高古的木雕佛像,基本上大家看着感觉比较震撼的那种都是在国外大的博物馆里边收藏着。

  记者:您可以说是“收藏二代”,不可否认父亲的收藏给了你很大的基础,现在而言做收藏大多数还是比较年长的人,但是像您一样进入收藏领域的年轻人也是越来越多了,你觉得年轻人在这个方面,在营运方面会不会有一些障碍?

  佛像堂:我觉得年轻人只要他懂得怎么样去找到比较好的途径提高自己的鉴赏能力或者是找到一个叫做比较正当、正确的一个导师,他就比较容易地入门。有一些没有找到,没有那么幸运找到一个好的导师或者是走一些弯路,毕竟接受能力比较强,因为现在信息很发达,网络、书籍都可以收集很多的资料,市场什么都很开放,到全国转一圈基本上看到很多东西,博物馆的东西也多,基本上入门还是不是很难实现的。

  记者:像您这样的藏二代这样一个群体,和你自己跟你父亲那一代相比进入这个领域,你觉得和他当年做的那一套会有什么区别呢?

  佛像堂:比较明显的区别就是现在因为网络信息的发达,所以在交流方面比以前要更加的开放了,比如说一个东西想跟别人交流发一个帖子,分分钟就几十万人看到,跟以前在店里面开一个店什么的,人家知道你这个地方过来转,看到一个是一个,就已经不是一个概念了,而且现在的氛围不一样,以前买卖的性质比较强,就管东西是多少钱,真的假的,砍来砍去的价钱就这样成交,现在大家有一个学术范围在这里,很喜欢针对一件东西在那儿讨论,讨论这个东西收藏性的价值、艺术性的价值,各个方面比较充实一点的内容,交流起来不光是讲交易那么简单。

  记者:现在做的其实主要还是在鉴定和人脉方面,您依赖于上一辈,有没有想到自己完完全全地独立出来做了?

  佛像堂:已经具备这个能力了,本地的市场或者是一些老的供货,都是有时候比如说我不在那边,他自己也可以支应,等于适当的时候可以分担一下业务方面的事情,基本上在外面跑,自己是可以一个人解决这个问题了。因为年纪方面是一个问题,比如说这个行业毕竟大家都是潜移默化的觉得老的是家,坐在那里,有时候跟朋友一块聊天,当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好像在说服力上不大够,所以有时候我爸也会一块出来,毕竟是上一辈的人,交流起来可能会比较顺畅一点。

  记者:我听说您个人对佛学也挺有研究,是因为收藏木雕造像的原因吗?您在收藏中注重的是佛教因素还是艺术性的审美呢?

  佛像堂:佛学研究谈不上,只不过因为接触佛像,毕竟对这个要有一点基本的了解,因为我们主要是不涉及信仰的,我只不过是主要是从雕刻艺术方面去研究它,去欣赏它,并不是从佛学上面,因为毕竟是两个门类在我们感觉里,一个是宗教,一个是艺术,我们觉得这两者我们没有办法是兼备的,是这个意思。

  记者:您刚才说到信仰和艺术这一块,也就是现在对木佛像的收藏可以理解分为两类吗?一类是出于信仰佛教,一类是出于艺术性的审美?

  佛像堂:不是分为两类,一个佛像在不同的人面前代表的意义不一样,比如说我是一个前程的佛教徒,那个佛像不管什么样子,不管是新的、老的、残的、完整的,都是至高无上的,根本就不屑于去讨论雕刻的技艺、年份什么的,反正就是佛像,如果是在一个雕塑艺术爱好者的眼里它就是一尊艺术品,他们不会从工艺,不会从宗教的角度考虑它,他觉得从刻画的线条,从年份的特征、地区的区别去感受中国历代雕刻艺术的精髓,去体会它,不会说觉得它是高高在上,那种感觉不一样,所以我们比较偏重于后者。(作者:王林娇)

    相关阅读
    排行榜 推荐 聚焦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