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收藏网
当前位置: 佛教收藏网 > 艺术之家 > >

张大千与敦煌壁画

艺术之家 发布:2014-07-12
  张大千临摹的敦煌壁画西夏高僧与回鹘人供养像
  张大千临摹的敦煌壁画西夏高僧与回鹘人供养像
  张大千与敦煌,仿佛是一部传奇,一位天纵奇才历经千难万险终成大业。人们现在看到的是他辉煌的成就,殊不知背后蕴含的无尽故事……

  四川博物院珍藏的张大千先生画作中,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尤令世人瞩目,那一幅幅金碧巨作,一层层清逸笔墨,一枚枚玲珑玉印,一段段过往旧事,将带领我们走进一个大千世界。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是汉高祖刘邦的《大风歌》。画家张善孖先生和张大千先生既取意《大风歌》,又撷明末清初画家张大风之名,为他们的画堂命名为“大风堂”。

  张大千从老师和朋友处多次闻悉敦煌艺术之雄奇,于是心生游历之念。1941年春至1943年夏,他耗费巨资,携带各种器具,同两位夫人杨宛君、黄凝素,次子张心智以及画家孙宗慰、肖建初、谢稚柳等远赴敦煌,偏居两年零七个月,摹习壁画。他认为敦煌壁画是集东方中古美术之大成,非一般匠人所绘,而是名家的杰作,是人类文化的奇迹。敦煌之行成为大千艺术生涯的转折点,是日后泼墨泼彩画风的发端。

  精心筹备

  为了做好临摹的充分准备,张大千托友人从青海塔尔寺等地购买画布、纸笔、胶粉;从西藏(据说是从印度或缅甸进口至西藏的)运来石青、石绿、朱砂等矿物颜料;又从西宁、兰州等地采办日用品,前后动用了78辆驴车才运至敦煌。

  1942年,张大千又专门从青海塔尔寺聘请了藏族喇嘛画师昂吉、三知、格郎、罗桑瓦兹、杜杰林切同赴敦煌,帮助准备画布和调制颜料。喇嘛画师用绝技制成的画布天衣无缝,布面光滑;自制的佛画颜料历久不变;金粉的亮度绝无仅有;木炭条细如发丝,宽如面条,刚柔适度。在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的经历中,藏族喇嘛画师的鼎力相助是不可缺少的。

  编写序号

  到莫高窟后,张大千立即被满壁彩绘和精美的彩塑所慑服。他首先对石窟进行了编号。张大千以祁连山的水流方向,从南到北、由低向高、再由北向南、由下至上往复进行,仿佛英文的E字形。历时5个多月,共编309号。后来在此基础上完成了长达20万字的《敦煌石室记》。

  临摹之功

  张大千学画时就非常重视临摹古画,他强调“师古人之迹,先师古人之心”。(张大千《对大风堂弟子刘力上的谈话》)

  在摹习方法上,他认为:“临摹,就是将古人的笔法、墨法、用色、构图,通过一张又一张的画作,仔细观察它的变化,并加以了解、领会、深入内心,达到可以背出来的程度。然后经过背临过程,把古人技法运用自如,最后把古人的东西变为自己的。”(张大千《对友人的谈话》)

  原貌重现

  张大千在《谈敦煌石室》中说:“敦煌现存之(壁)画,约三分之二已变色,其余完美如新。用其银朱和粉绘色者都变为黑色,现临摹者以皮肤为黑色,实为大错。石青、石粉所绘之部现尚崭新,而粉与石彩、银朱均不能混合,一经混合,经久即黑。”

  基于对壁画的色彩分析,张大千临画的方法是透过现象,恢复原状。凡现状有变色或破损处,尽可能推测其本来面貌。其目的在于学习古人的造型设色和用笔方法,为己所用。

  倾力为艺

  敦煌的生活清苦艰难,日用品皆需从外地购买。为改善生活,他们自己开荒种菜、养鸭。因藏、回、汉民族的饮食习惯不同,张大千特别开设了三个灶。

  冬天,敦煌的气温最低可达零下二三十摄氏度,他们须到200里外的沙漠中寻拾枯木,以供做饭、取暖。为防土匪的侵袭,张大千还花钱请当地驻军做护卫。

  为维持敦煌的开支和供养四川的家人,张大千每至深夜仍在赶绘作品,以寄回四川托朋友代售。敦煌之行令他债台高筑,粗记耗资5000两黄金。为偿还债务,张大千只得将珍藏的200多幅古画忍痛出售。

  虔心写佛

  莫高窟洞内光线阴暗、空间有限,壁画色彩多已退败,在摹制壁画时,须克服技术上的各种困难。张大千常常叮嘱众人不要碰损或弄脏壁画。

  他们每日清晨入洞,薄暮而出,个个蓬头垢面。张大千常常一手持烛,一手执笔,或立于木梯,或蹲或躺卧于地,经数十次观研之后方才落笔。其艰苦远非常人所能想象。正如作家高阳所说:“张大千在敦煌是艺术上的苦行僧,精神上与玄奘西域取经有相同之处,表现了他的勇气、毅力及对艺术的虔敬。”